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仪器批发网 | 免费注册

莆田系的新“套路”

来源:中国经营报2018-07-27 11:18:22浏览:935
  从治疗皮肤病的游医起家,到扎堆不孕不育、整形美容迅速扩张,在中国的民营医疗市场中,“莆田系”是一个饱受争议的特殊存在。“魏则西”事件之后,“莆田系”美容医院元气大伤沉寂许久,如今他们似乎看到了新的出口,集体扎入医美分期。
  
  根据不久前艺星医疗美容集团(以下简称“艺星医疗”)发布的招股书,公司2017年全年收入的36.45%来自于医美分期,而这距离其正式引入医美分期业务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
  
  除了艺星医疗之外,连日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同属于“莆田系”的美莱医疗美容医院集团(以下简称“美莱医疗”)、上海华美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华美医疗”)以及江苏施尔美整形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施尔美”)均推出了医美分期业务。其中,施尔美更是打出了先整形后付款、零首付、零负担、零抵押的宣传口号。
  
  在医美平台更美App联合创始人兼COO王思璟看来,虽然医美分期满足了求美者、医美机构、网贷机构各方的需求,但背后潜藏着不少风险。对于没有稳定收入的消费者来说,会存在陷入以贷养贷的困境。此外,网络上有关医美分期暴力催收、利息过高等投诉也屡见不鲜,直指医美分期是具有较高风险性的交易手段。
  
  对此,艺星医疗品牌营销总裁江溢回应本报记者称,分期付款的方式更符合现代人的消费习惯,医美分期是顺应了这一趋势发展的产物。目前艺星医疗主要与百度金融合作,具有严格的审核流程。若消费者对于手术结果不满意,可与公司进行沟通,但贷款仍需继续偿还。
  
  扎堆医美分期
  
  众所周知,莆田系是福建莆田东庄镇人开办的民营医疗机构,其中,以詹氏家族、陈氏家族、林氏家族和黄氏家族为代表,旗下医院的各色皮肤病、整容和不孕不育医院广告一直活跃在各个平台上。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较为著名的几家整形医院均出自“莆田系”。此次拟赴港上市的艺星医疗实控人为董事长陈国兴,副董事长、总裁陈国雄,这两位出身自“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的陈氏家族。美莱医疗实控人为陈金秀;华美医疗大股东为黄志佳;施尔美大股东主要有林建飞、林国雄。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即全部出身于“莆田系”。
  
  为了解医美分期的现状,记者相继走访了上海著名的“莆田系”整形机构“三剑客”——艺星医疗、美莱医疗和华美医疗。经走访发现,上述三家整形医院均有医美分期业务。
  
  其中,艺星医疗的咨询顾问表示:“如果消费者资金紧张,可首付30%,剩余70%分12个月或24个月分期结清,年息在6厘左右。合作的金融平台包括百度金融、么么贷等。”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3月,本报记者就曾就玻尿酸暴利情况前往上海艺星医疗进行调查,彼时其咨询顾问对记者进行了长达近一个小时的“洗脑”,其中近30分钟的时间用来诱导记者当场签约注射。“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我们艾莉薇的玻尿酸只需要6800元一针,可保两年,平均一天才一瓶矿泉水的价格。”
  
  当记者表示需回家与父母商量后,对方竟说出“你一个成年人还跟父母商量,我们很多顾客来了咨询后立马就做了,如果我是你就没什么好纠结的,女孩子越纠结越过得不幸福,难道选老公也要父母帮选吗?”等言论。
  
  “如果没有足够的钱一次性付清,你可以申请贷款。”在美莱医疗和华美医疗,当记者表示整形费用太高无法承担时,咨询顾问同样示意记者可以申请医美分期,分12个月进行还款。
  
  财务数据显示,艺星医疗自2016年起开始接受若干独立第三方融资公司的分期付款方案作出的客户付款,截至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艺星自该等融资公司收取的款项分别为人民币1.41亿元及3.78亿元。根据计算,2017年度,艺星全年收入的36.45%来自于医美分期。
  
  “莆田系”之所以扎堆进军医美分期,王思璟认为,首先是因为医美行业发展越来越好,国人整体对医美的需求更大;其次,医美本身价格偏高,目前非手术类医美项目价格在1000~8000元左右,手术类医美项目价格在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少数项目价格更高;最后,医美分期能满足求美者、医美机构、网贷机构各方的需求。求美者有降低成本的的需求,医美机构有通过医美分期获取更多求美者消费的需求,网贷机构则需要医美机构为其引流分期目标用户,增加平台用户量。
  
  德勤《2017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分析报告》佐证了王思璟的观点,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的规模为870亿元,2017年全年预计达到1760亿元,分析预测,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将达到464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40%。
  
  而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类似鼻部综合手术此类的整形项目,折扣后的平均费用将近4万元,若没有折扣价格更高。例如华美医疗的海鸥线定制美鼻项目,原价为10.43万元,院长亲自操刀需另加1万元,共计11.43万元。对于求美者来说,面对如此高昂的费用存在分期支付的需求。
  
  除了上海的莆田系“三剑客”之外,记者点击进入江苏施尔美官网咨询页面时,对话框旁公然打出了“先整形后付款,零首付、零负担、零抵押”的“三零”宣传口号,向求美者提供“贷款整形”金融服务项目,鼓励消费者先整形后付款。
  
  背后风险潜存
  
  虽然表面上看,医美分期既解决了爱美消费者资金不足的燃眉之急,又降低了医美机构的获客成本,同时让金融平台拓展了分期业务,可谓是“三赢”的局面。但在医美行业,医疗纠纷、医疗事故屡见不鲜。若手术失败或消费者对术后效果不满意,不但维权艰难,还要继续每月按期还款,否则将影响个人征信。
  
  艺星医疗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作为医疗美容服务提供商,可能在正常业务过程中遇到针对公司的法律诉讼、纠纷和索赔。报告期内,公司曾牵涉77宗肖像权纠纷,包括72宗已透过支付总赔偿约人民币260万元解决的纠纷。
  
  招股书中,艺星医疗列举了4起医疗纠纷的详情。记者注意到,其中2016年9月,一位消费者在上海艺星医疗进行激光治疗后导致面部烧伤,被鉴定为四级医疗事故,上海艺星医疗负主要责任,因此,仅该起事故,艺星医疗方面支付的赔偿金额就达到53万元。
  
  另据上海市黄浦区法院近日发布的《2015-2017年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统计,近年来,涉及美容整形类的医疗纠纷正呈现逐年上升趋势,已占该院受理的医疗纠纷案件总数的一成多。而相较于传统的医疗纠纷,这种以人体外观形象优化为目的的特殊医疗活动,不仅患者维权不易,医疗损害责任认定难度也较大。
  
  不难看出,医美事故是造成医美行业信赖度不高的重要原因,而医美分期是整形机构为了争取市场份额而采取的风险性交易手段,背后潜藏的风险往往会让消费者猝不及防。
  
  在消费投诉服务平台“聚投诉”上,记者就发现了不少与医美分期有关的投诉,其中包括成都某整形医院因涉“传销式美容”被警方调查,消费者不但未能完成相应的服务,还遭受金融平台不断催缴的情况。
  
  对此,上海市华天成律师事务所陈律师向记者表示,消费者向金融平台借款是借贷关系,和整形医院之间是服务关系,如果不满意整形结果可以和医院沟通赔偿,但借款仍需偿还。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美行业从业人员也告诉记者,若消费者遇到手术失败或效果不满意等情况,只能与整形机构协商赔付,贷款仍需继续偿还。
  
  “其实这就跟买房是一样的,比如我买房贷款了30年,住进去之后不能因为中间有问题,就不再偿还贷款了。”江溢表示,如果消费者术后有不满意的,可以直接找公司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开始,医美行业还深陷“骗贷”旋涡,最为轰动的就是2016年“中介勾结医院医美骗贷15亿元,大巴车拉农妇套现”的事件。另有不少媒体曝出,部分整形医院在拉客过程中可能会依赖于第三方的中介平台,收取网贷机构的拉客佣金等。
  
  在王思璟看来,医美分期能够帮助有需求的医美用户提前享受美丽改变,但确实存在这些情况,一些整形医院为了拉客、搞促销,争取市场份额,抓住整形用户的迫切性和冲动性鼓励用户医美分期,为网贷代理销售、经纪等拉业务并收取佣金。整形机构采用这种风险性交易手段其实是会给用户和自己留下诸如用户还不上款的潜在隐患。
  
  重庆军科整形医院运营总监张馨月指出,前段时间,一些不正规的网贷平台和一些不够规范的机构确实出现过医美骗贷的行为,但事实上,目前整个医美行业仍朝着正方向前进,国内一些大型的医美机构已经认识到这个毒瘤的所在,并开展行业内部规范行为,共同抵制医美套贷这一行业乱象。“医美机构应该选择正规的能把控个人征信风险评估的平台合作,再者就是用好的术后效果和售后服务满足求美者心理预期,降低求美者拒绝还款的风险。”
  
  “艺星不可能有什么拉客佣金,因为我们如果去做这些是走不远的,公司推进上市也是希望各方面更合规,不允许因为一些低级错误而影响整个品牌。”江溢向记者强调。

相关文章